比特币前传:除了中本聪,它诞生的背后还有哪些超级天才

发布时间:2018-10-11 10:34 作者:bt110

BT110 揭露 比特币 区块链骗局 领域 骗子 传销机构 常用的骗局


2008年,中本聪在bitcoin.org上发布了比特币的白皮书,燃起了密码朋克们的激情,一场波澜壮阔的社会实验就此展开。

“密码朋克”运动兴起于美苏冷战的最后十年。其成员坚信,应该用强密码技术,保障个人自由和隐私,让其免受资本和政治等外在力量的攻击。

他们中,很多都是无政府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,包括“维基解密”的创始人阿桑奇、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肖恩·帕克、BT下载的创始人布拉姆·科恩等。当然,其中最著名的,就是中本聪。


几十年来,“密码朋克”运动几经起伏。这场运动的参与者们,为人类带来了无数的开源加密协议。其中一些协议,已经成为了互联网通信的基石。


而在探索自由、匿名、去中心化数字货币的道路上,包括中本聪在内的密码朋克们,更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薪火相传,生生不息。


中本聪究竟是谁?这个问题已不再重要,每一个密码朋克大师,都是人们心中的“中本聪”。

1.png

01  

密码朋克

“互联网将解放我们,还是将奴役所有人?”维基解密的创始人阿桑奇,曾经在一本书中,深度讨论这个问题。书的引言中,还有一句话:“宇宙相信加密。”密码学,自诞生之日起,便与军事紧密相连。二战结束后,密码学技术本身,也被全球政府视为机密在美国,NSA(美国国家安全局)雇佣了一大批密码学专家。全世界最前沿的密码学技术,被锁死在NSA那座以深黑色玻璃闻名的总部大楼之中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美国政府视密码学为“武器”,禁止其技术出口及民用化。
1.png

美国NSA总部大楼

在民用加密通信兴起的20世纪80年代,美国民间对于密码学民用化的呼声,越发强烈。1982年,刚刚修完博士学位的大卫·乔姆(David Chaum),发布了一篇关于盲签名技术(Blind signatures)的论文,首次提出在网络上匿名传递价值的方式,并将之命名为Ecash。

1.png

大卫·乔姆

Ecash通过银行的加密签名,以数字形式存储货币。用户可以将这种“数字货币”自由转移,且无需暴露自身信息。


严格意义上,Ecash并不是一种数字货币,但它可以让传统货币以完全数字化的形式,在网络上自由、匿名地传递。

大卫·乔姆的天才构想很快引发热议。十年后,一群信奉大卫·乔姆思想的密码学专家、爱好者、程序员与极客们,发起了一项名为“密码朋克(Cypherpunk)”的社会运动。他们将密码(Cypher)与朋克(Punk)一词结合,是希望用密码学创建一个自由、不受监控的世界。

蒂姆·梅(Tim May)是“密码朋克”运动的发起人之一,也是英特尔早年最杰出的科学家。1992年,他在网络上发起了加密的密码朋克邮件列表,仅仅两年时间,就有超过700名用户加入。

在这里,全世界的密码学专家、程序员与极客们,通过电子邮件互相交流,讨论涵盖数学、密码学、计算机科学、政治、哲学等领域的问题。

他们信奉自由主义与开源社区的力量,大多将自己的作品以开源形式发布,让全球用户免费使用。

1993年,《连线》杂志报道了这些隐匿于世界各地、为人类隐私事业战斗的一群人:“密码朋克正在与FBI、NSA作战。他们的战争,将决定21世纪是否还会有隐私存在。”

1.png

1993年,密码朋克登上《连线》杂志封面

如今,密码朋克们的作品,大多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价值传输的底层协议。从电子邮件到网上银行,密码朋克时代传承至今的DES、RSA等加密技术,仍在被广泛使用。


2008年,比特币的白皮书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公布。这场轰轰烈烈的社会运动,终于迎来了最高潮。

此后,比特币迅速超越了密码朋克的小圈子,走向了更辽阔的世界。由比特币衍生出的区块链技术,也正在变革着人类社会。

 

中本聪则成为了比特币的图腾。尽管直至今日,仍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但中本聪无疑是密码朋克的一份子。也只有密码朋克,能让中本聪诞生。

而在比特币问世前,“密码朋克”运动中的一位又一位大师,为了真正可用的、匿名的数字货币,前仆后继。

某种意义上,他们都是比特币的创始人,都是它在精神上的“父亲”。

 

 02  

数字货币的诞生

在大卫·乔姆发布关于Ecash的经典论文的3年后,9岁的戴维(Wei Dai),被父亲接到了美国。


被同学视为“数学怪物”的他,在高中就获得了提前就读哈佛的机会。

1995年,读大一的戴维,注意到了密码朋克组织。戴维利用业余时间创建了一个名为Cry.pto++ library的开源代码库,并一直维护至今。

大学四年,戴维曾在微软密码学小组内实习。在这个全球顶尖的密码学团队中,他常常毫无顾忌地指出前辈的错误。大学毕业后,他选择了独自工作。

1.png

戴维

戴维的父亲戴习为,曾是微软最高级别的华人工程师。他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:“他是新一代的IT人,从小吃穿无忧,也不为世俗所动。他最热衷的事情,便是将自己的作品放在网上,彻底开放,自由使用。”


戴维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并不多,但他无论去哪个国家,都能找到自己的密码朋克网友。

他们独来独往,又群而乐之,像金庸笔下游侠的童话世界。而他们作为一个群体,对欧美IT业的影响,已初见倪端。戴习为在自传《过河卒》中,这样评价密码朋克。

戴习为可能没有注意到,戴维和密码朋克对于世界的影响,并不局限于IT行业。

1998年11月,在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,戴维发布了B-money的白皮书。“数字加密货币”的概念,由此而生。

去中心化的结算架构、匿名交易、点对点网络、比特币的精神内核,在B-money中已经全部显现。

“B-money无法被国家监管,也无法被政府控制。”戴维在它的白皮书中写道。十年后,B-money,成为了比特币白皮书中的第一个引用来源。

但谦虚的戴维,并不认为自己对比特币产生了影响。“在我看来,中本聪在独立发明比特币之前,应该没有读过我的文章。他是后来才将其放进比特币白皮书的,我与比特币的联系非常有限。”

即便如此,后人依然十分尊重戴维对于数字货币的贡献。在以太坊中,ETH的最小单位被命名为Wei。Vitalik Buterin在用这样的方式,向戴维致敬。

 

 03  

算力之美

自B-money以后,密码朋克邮件列表中,先后诞生了数十种数字货币。


然而,所有的数字货币先驱,都没能解决一个问题——如何实现数字货币的初始发行。

直到密码朋克运动中的一位杰出人物,有了天才的创造。

“[公告] 哈希现金(Hashcash)邮资计划正式实施。”

1997年3月28日,所有密码朋克邮件列表成员,都收到了这封邮件。发送邮件的人,名叫亚当·巴克(Adam Back)。27岁的他,当时在英国埃克塞特大学读计算机博士后。

1.png

亚当·巴克

哈希现金,是一个用来解决垃圾邮件泛滥问题的方式而垃圾邮件,自从互联网和网络邮件诞生后,一直困扰着人们。

哈希现金,基于哈希算法(Hash Algorithm)展开:执行哈希现金程序的计算机,在发送邮件时,需要额外付出几秒钟时间进行哈希运算,试凑出一个符合特殊规则的哈希函数值。

几秒钟的时间,对于普通用户不算什么。但对于垃圾邮件的发送者,每封邮件花几秒钟,是不能承受的。

在亚当·巴克发出这封邮件的7年后,即2004年,密码学家哈尔·芬尼(Hal Finney)把哈希现金算法改进为“可复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”(Reusable Proofs of Work)它被用于比特币出现之前的一系列数字货币实验。

直到比特币问世。在比特币的白皮书中,中本聪将哈希现金算法改造成了比特币的发行机制:用户贡献算力,进行哈希运算;作为回报,比特币网络将比特币赠予首个挖出区块的矿工。它成为了新一代数字货币网络运转的基石。

如今,从中国四川的山谷,到冻土覆盖的西伯利亚,众多大型厂房内,都运行着一种叫做“矿机”的计算工具。它们共同守护着一个名为“比特币”的金融网络,这也是有史以来,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去中心化的货币实验。

04  

望向未来

 

2009年,金融危机中的旧世界,风雨飘摇。

“2009年1月3日,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。”在比特币的创世区块上,中本聪写下了对旧金融体系的嘲讽。

3个月前,在密码朋克的邮件列表中,中本聪发布了比特币的白皮书,其精神内核来自于Ecash和B-money,而工作量证明等核心技术,则来自亚当·巴克和哈尔·芬尼等人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比特币是密码朋克们的集体创作。

看到比特币的白皮书之后,哈尔·芬尼兴奋不已,立即与中本聪取得联系。

“他似乎挺愤世嫉俗的,我则比较理想主义。我热爱密码学,热爱它的神秘感和矛盾性。”多年后,哈尔·芬尼这样回忆。他甚至比中本聪本人更相信比特币的未来。

在比特币创世区块问世不久,哈尔·芬尼下载了比特币客户端。他多次通过邮件,对中本聪指出比特币运行时的漏洞,后者则回复修补方式并致谢。

2009年1月11日,为测试比特币交易功能,中本聪将10个比特币转给了哈尔·芬尼。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第一次转账。

1.png

比特币历史上的第一次转账

也是在这时,哈尔·芬尼开始用自己的IBM电脑挖矿。因为没有竞争者,他一天最多能挖出100个比特币。机缘巧合,哈尔·芬尼就成为比特币历史上的第一位矿工。


但命运给哈尔·芬尼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当年8月,他被确诊患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(ALS),即和霍金一样的“渐冻人症”。

此后数年,他与疾病苦苦搏斗,病情逐渐恶化,双手麻木、全身瘫痪……为了医药费,他卖出了一大半自己曾经挖出的比特币。

然而,他对比特币的热爱,一如当初。他一直在为比特币写代码。到最后,仅有眼球可转动的哈尔·芬尼,还通过眼球追踪器,一行又一行地打出可加密比特币官方钱包的代码。

1.png

哈尔·芬尼与妻子

与此同时,中本聪也在网络世界渐渐淡出。因此,很多人怀疑,哈尔·芬尼就是中本聪本人。


这个怀疑因一个乌龙报道而被推上舆论高潮。当时美国《新闻周刊》称,一位日裔美国人多利安·中本聪,就是比特币的发明者。而哈尔·芬尼的家,和前者的家只隔着几个街区。

世界上,竟然存在这样的巧合。

2014年8月,哈尔·芬尼告别人世。根据他的遗愿,家人将他的遗体送往Alcor生命延续基金旗下的冰冻工厂低温贮藏。

与比特币一样,人体冷冻技术一直备受争议。许多人将其视作一场骗局。人死了,真的能再复生吗?

哈尔·芬尼的妻子说,丈夫对“复活”一事,根本不抱奢望,“但在生命最后的一刻,他把所有的信仰都给了这项科技”

就像他曾经对比特币那样,毫无保留。

自1982年的Ecash到2008年的比特币,密码朋克们用了26年,创造出了真正改变世界的数字货币。

如今,比特币的底层技术——区块链,正在成为超越比特币的存在。区块链对于人类社会的改造,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“他很喜欢现在,但他已望向未来。” 哈尔·芬尼去世后不久,他的妻子告诉媒体。而这,也是比特币所有创造者们的共同心声。


关注BT110微信公众号:比特110;空气币、山寨币、传销币、数字货币、虚拟货币、币圈、割韭菜、区块链投资骗局、加密货币,让BT110帮你共同维权!

 




评论区 0条评论

暂无评论

    发表评论

    供稿作者

    bt110

    bt110

    关注
    文章 1969 粉丝 4
    QQ群:697897716
    support@bt110.com
    手机号:18194064302
    QQ号:3471780458
    扫描添加微信客服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